严格禁止超标的查封、乱查封 鼓励律师参与执行工作最高法发布《善意文明执行意见》和《律师参与执行意见》

作者:原创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20-01-03  浏览次数:1376  [打印此頁 關閉此頁]

 來源:人民法院報

   本报北京1月2日电 (记者  乔文心)今天上午,最高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执行工作中进一步强化善意文明执行理念的意见》(以下简称《善意文明执行意见》,全文见二、三版)和《最高人民法院 司法部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关于深入推进律师参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律师参与执行意见》,全文见三版)以及善意文明执行相关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执行局局长孟祥,执行局副局长赵晋山、何东宁出席发布会并回答记者提问(答记者问见四版)。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李广宇主持发布会。

    《善意文明執行意見》分爲6大部分,共計22條,內容豐富、操作性強,對民事執行實踐領域的部分問題給予回應。

    “要堅決禁止超標的查封、保全,違者一律追責,嚴肅處理,決不姑息。”孟祥介紹,《善意文明執行意見》中明確,要采取有效措施堅決糾正實踐中出現的超標的查封、亂查封現象,暢通人民群衆反映問題渠道,對有關線索實行“一案雙查”,對不規範行爲依法嚴肅處理。

    關于有效防控超標的查封的具體做法,《善意文明執行意見》中也做了詳細規定,如規定凍結被執行人銀行賬戶內存款的,應當明確具體數額,不得影響凍結之外資金的流轉和賬戶的使用;如對于無法分割查封的只有一個産權證書的不動産,人民法院要積極協調相關部門辦理分割登記和分割查封;如凍結上市公司股票的,應當以債權額爲限計算出需要凍結的股票數量等。

    《善意文明執行意見》還對財産變價環節中確保雙方當事人利益最大化作出規定,在現有司法解釋基礎上,進一步明確或新增加了變賣程序的適用。如直接變賣的變價款足以清償執行債務且不損害第三人利益的,即使執行債權人不同意,也可以不經拍賣直接變賣;如被執行人認爲法院的評估價過低,通過拍賣方式可能會損害他的利益,而申請以不低于評估價的價格自行變賣財産的,人民法院經過審查也可以准許等。《善意文明執行意見》還強調,要在網拍環節最大限度吸引更多市場主體參與競買,避免財産流拍。

    在嚴格適用失信名單和限制消費措施方面,《善意文明執行意見》重申人民法院必須嚴格按照相關司法解釋規定的條件和程序采取這兩項措施。另外,該意見中的部分規定讓執行更具“溫度”:如各地法院可結合案件實際情況,對于決定采取懲戒措施的被執行人,可給予其一至三個月的寬限期;如被限制消費的個人因本人或近親屬罹患重大疾病,或近親屬去世等情形,需要緊急趕赴外地的,出于人道主義考慮,人民法院應當暫時解除限制其乘坐飛機、高鐵措施等。

    “善意文明執行是在依法執行的基礎上,對執行工作提出的更加嚴格、更加規範、更加公正的要求。”孟祥表示,強化善意文明執行理念不是要削弱執行力度,也不是要放松工作標准,降低工作要求。要堅決杜絕以“善意文明執行”爲借口消極執行、拖延執行或選擇性執行,也要切實防止被執行人借此轉移財産,規避執行,損害債權人合法權益。

    爲充分發揮律師職能優勢,推進律師全面、深入參與執行工作,此次最高人民法院聯合司法部、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共同研究制定了《律師參與執行意見》。

    《律師參與執行意見》共3大部分,16條,從十個方面詳述了如何充分發揮律師在法律規範適用、財産線索查找、執行風險評估、合法權益救濟等方面的積極作用。如人民法院要建立健全執行案件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探索推動設立“律師志願服務崗”“律師調解工作室”;人民法院應拓寬執行調查方式和渠道,研究建立委托律師調查等相關工作機制;人民法院應當依法適用終結本次執行程序,深入推進律師參與化解和代理申訴制度等。

    在切實加強律師參與執行工作的保障方面,《律師參與執行意見》強調,人民法院要保障當事人依法委托律師代理執行案件的權利;要全面落實司法公開要求,暢通正常交流及意見表達渠道,爲律師發揮作用營造風清氣正、公平公正、公開透明的司法環境,積極構建執行人員與律師彼此尊重、平等相待、相互支持、相互監督、正當交往的新型良性互動關系;要打造“微法院”“智慧法院”,構建便捷高效的訴訟服務體系,爲當事人和代理律師提供“一站式”執行信息公開服務和更加便捷的聯系法官渠道;要加強對律師在執行工作中執業的監督管理;要健全人民法院、司法行政機關、律師協會溝通協調機制,研究解決律師參與執行工作中遇到的問題,及時協調處理侵犯律師執業權利和律師違法違規等相關事項。

    “要充分发挥律师在矛盾纠纷化解、财产查控、权利救济、法治宣传等方面的职能和优势,调动律师参与执行、支持执行、监督执行的积极性,形成化解执行难的社会合力。”孟祥指出,在严格依照法律、司法解释和規範性文件开展执行工作,进一步尊重和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同时,各级人民法院也要严格落实规范执行行为“十个严禁”,防范执行廉政风险。